爱这夜晚

旗袍真是不好穿也不好拍

金沙博物馆有个金器展,想着顺两件就变身土豪了,结果被一堆石头吸引,忘了自己的任务。

重点是刚要走又被一群鹿吸引,个个高颜值大长腿眼神还特忧郁。

在地铁口第一次正眼瞧了刷卡处的图案,太阳神鸟,确认眼拙。

少了月饼和月亮,还是中秋

那时我才七八岁,刚上小学,中秋那天,一个教书的阿姨来了我家,她书法写得好,逢年过节她家的春联都是自己动手。她有多数教书人的共性,总喜欢给小孩子讲故事,抱着我坐在凳子上,她给我讲了《嫦娥奔月》的故事,我还清晰记得自己问了她,嫦娥什么时候会飞下来,我是不是也可以吃仙丹飞上去云云。今天也是中秋,照理说该有月饼或赏月折桂之类的,不过我选择了柏拉图式精神享受,省事。


一个曾经的学生给我发来节日问候,来不及让我感动,她开始跟我絮叨家人已经提前庆完中秋,连月饼都只剩下五仁了。曾经在《红楼梦》里只有贾母才能品到的“内造瓜仁油松瓤月饼”,到现在已经被嫌弃的体无完肤。为此我特地查了一下,传统的广式五仁配料讲...

久违的蓝天白云

九月桂香

几场秋雨一过,成都已然入秋,天气也逐渐转凉。

应好友约,我决定出门走走,目的地选了幽静又大气的铁像寺。也许太久不出门,竟获得许多意外惊喜。

远远地,就听见温柔爽朗的歌声,稍往前走两步他正好换了首曲子——是赵雷的《成都》。他唱得自在,对面三三俩俩坐着的本地人,或闲谈,或休息,也是一样的自在闲适。


我们就近找了一家咖啡馆,伴着他的吉他声和歌声,若有似无的闲聊。微风阵阵,送来一股香甜,我忍不住抬眼寻找,原来路边的桂花已经开得灿烂而美好,朋友开玩笑说那是槐花,我打趣他,两个俗人竟然看到了金色的,橙色的槐花,经历实在传奇。俗语都讲八月桂飘香,我想我是错过了桂花初出的时节,但九月的桂香却是正...

逛超市发现了纪录片里总是看到的迷迭香,眼前一亮。
为了表达我对她的重视,特地在面粉里面又加了牛奶,蜂蜜,蛋黄,黄油调味,还用打发的蛋清增加她的蓬松感。带一点点辛辣,回味还有茶香,rosemary真是很特别的香料。
不过据说迷迭香和胡椒粉更配呀。

想起了好久没吃的包子

看完《雅舍谈吃》,大受启发,心想奢侈如燕窝鱼翅没法品尝,但豆浆油条,包子馒头这类倒也算从小吃到大啊。

梁实秋讲汤包要数玉华台,也不知道这是吃了多少家的教训之后得处的结论。


我们也吃包子,最有名的就是天津的狗不理,但我至今也没去过天津,所以无缘尝到。就说近旁的,楼下早餐店就有得卖,我去看过两回,笼屉揭开,热气倒是直冒,屉上躺着的包子都拳头大小,外表光滑不染纤尘,跟馒头没啥两样,只在顶上正中间稍稍几个褶皱显出点包子的模样。我瞧隔壁桌上的人正在吃,一口咬开,肉馅直要往外跑,跟皮儿的厚度五五分,还算良心的。


每次我都忍不住想,小时候的小笼包可不长这样。那会儿还用竹笼屉呢,摞起来都超过我头...

查尔斯兰姆的一面

兰姆的作品算是久闻大名,即便在其同时代的文人圈诸如柯勒律治,华兹华斯等人中,他的文风文笔以及文采都独出一帜。


重新再看他的杂文,更为此人的性格和人格特色所吸引。他是个典型的城市人,过着典型城市人朝九晚五的生活,生活在城市,没能让他免于繁琐家务的叨扰,安心创作。十四岁,本该是玩耍自在的年纪,兰姆已经开始坐在格子间过着日复一日重复而无聊的生活,且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了三十多年之久。很难想象对于一个内心有着不尽表达欲,渴望自由的人来说,熬过规规矩矩的三十年需要何等的毅力。我想这同时也得归结于他强烈的责任心。在兰姆后来写给柯勒律治的信中,他透露了那期间家庭遭逢的重大打击。精神异...

偶尔不禁莞尔:春日,
夏日,心情舒畅之时。

——辛波丝卡

十块钱

37度的天
假装很凉爽

昨晚小区停电了,
我很兴奋,
想到终于可以在十点前睡觉。
于是我躺下,
脑子里开始闪现出各种画面,
小到臆想中窗外带着闪电的雨,
大到公司的绩效考核邮件。
同时,
就在我思考明天如何炫耀自己早睡的伟业时,
家里的声控灯眨巴了两下,
我知道,
我的愿望变成了一堆该死的泡沫。

城市里的生活

城里的人,跟蝙蝠一样,喜欢夜间活动。夜里十点,有的地方寂静无人,只有红绿灯自然有序地切换,引导三两车辆往来。牌照多是本地,说不清是回家还是出门。

若是出门,在酒吧,烧烤摊或是KTV或许能见着。


上大学时,宿舍一共四个人,每逢节日总会互相撺掇着去KTV唱个通宵,也不管那是情人节,单身节还是植树节。但相比唱歌更有意思的,是隔壁时不时传来的嘶吼声,凄凉的声音总能刺穿听众的心扉。失恋的人霸着话筒唱情歌,缅怀自己逝去的爱情,却没有勇气打个电话挽回。即将分别的人合唱着经典曲目《朋友》,但断断续续的声音却透露出一个事实,话筒和人数明显供不应求。这让我想起毕业那晚,所有人都近乎昏迷的时候,一位同学...

深夜,真是被她惊艳到了

眼底的蓝色

蓝色的表达,虽早出现在古埃及,而后才有了希伯来人和日本人的改进表达。

说起蓝色,我会想起法国导演克日什托夫·基耶斯洛夫斯基导的电影《蓝白红三部曲之蓝》中那种忧郁的感觉,也会想起王家卫的电影《2046》那种阴沉的调子,整部电影从头至尾都透着蓝色的滤镜。同样还有梵高的《星空》,毕加索的《人生》,无一不把蓝色作为忧郁、悲哀、神秘的代名词。


但是我没有办法像他们那么深刻,因为我看到的蓝色就是蓝色。

天的淡蓝。每天上下班最爱干的事情就是看天,在白云的映衬下,天的淡蓝显出淡然而可爱的光辉。目光满满下移,会看到电线,电线上永恒不变地站着一只孤鸟,或许是燕子,此刻的蓝色变成了画面的底色...

孟连小城的老树繁花

从西双版纳到普洱的路途中,有一个知名度不高的小县城——孟连。孟连,傣语谐音,意为找到的一个好地方,有山有水有人家,确实是个其乐融融的群居之地了。


逛到宣抚司署,两个管理员身着制服悠闲地坐在远处,见人来丝毫没有挪动的意思,伸手只示意我们进门登记,想来也是懒散惯了。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信口拈来的故事可以静静地让我们听一下午,乡野传说往往比博物馆介绍词来得有趣而生动。


从府里出来不过百步,眼见着一团乌黑从远处移来,雨水也随之而至,唯一的选择就是快步跑到身边老树下寻求庇护。雨滴打湿树干,顺着苍老的纹路流下,黑色青色的苔藓也显得格外可爱。抬头,一眼看不到顶的树冠仿佛华盖一般将我们笼罩,...

大家都爱去咖啡馆

现代人去咖啡馆,无外乎以下几种目的。

有人为了写东西找灵感而去,有人为了喝咖啡聊天而去,也有人因为社交媒体上的大肆宣传而去。


第一种人多半是自由作家,或是不需要朝九晚五呆在办公室码字的写作者。曾看过一位杂志编辑的自白,说他喜欢咖啡馆那种略带人声嘈杂又混合着咖啡香气的环境,那里往往更能催生出写作的灵感。


其实从咖啡馆普遍起来,就有作家沉迷于在这种氛围下创作。譬如海明威,居住巴黎期间就是本地咖啡馆的常客,最爱干的事就是坐在小咖啡馆的角落处,一杯咖啡喝一整天,拿着一个巴掌大小的小本和手上都快握不住的铅笔写写画画。他常去的那家“双偶咖啡馆”据说也是毕加索和其女友一见钟情的地方,所以有...

茶山的云和雾都跑得挺快

“Human minds are more full of mysteries than any written book and more changeable than the cloud shapes in the air.”
― Louisa May Alcott, The Abbot's Ghost: A Christmas Story

阵雨

周末的下午,天气阴,又很悠闲。吃过午饭,泡了一壶茶,闲散的准备将一下午的生命就这样耗费。可惜疏忽了水温,前几巡的茶香和回甘都尽毁于我手,不过好在心情依旧,所以假装正常地再泡一壶。

一边看着董鼎山的逸事,他如何从一而终的欣赏年轻女性的窈窕之美,如何娶得一位贤惠持家的北欧夫人,一边慢慢享受着泡茶饮茶的乐趣。意外之喜,一直晦暗的天空生出了一些变数,赅人的土黄色取代先前的沉闷灰色笼罩了视线所及。颇有点沙尘暴来临前夕之意,不过成都这样的内陆城市显然不太可能,结果只有一个——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正是这小小的变数满足了我对于自然的期待。于是,董鼎山之流统统被抛弃,静静地趴到床边等雨来。万幸,没有被辜负...

As time goes by

It's not a big day, not a small day.

But a special day to remain for the rest days.

He is not a good guy, not a bad guy.

But some right guy in the right moment.